itria

微博:weibo.com/u/3542576182

不高兴与不高兴(6)

产的我几乎都吃,哭唧唧地吃粮

T_theresa:

(6)


头疼是真的,还伴有强耳鸣,宫城揉了揉太阳穴,心浮气躁烦闷得不行,非要听见玉隋说几句话才舒服。


宫城:“小玉儿,能不能帮我倒一杯水。”


玉隋早有所料,来时就泡了蜂蜜水,于是立刻就把杯子递了过去:“你还好吧?”


宫城道了谢接过水,一口气闷了一大半,感觉比之前好了一些。


玉隋:“我以后,再也不给你,点酒了。你酒品好差。”


宫城苦着脸笑道:“你不用提醒我,我还记得呢。本来想绕过这个尴尬话题,没想到还是绕不过去。小玉儿你知道的,我当了几年总裁,神经有些过敏,所以才警觉性这么……”


“我不是说那个,”玉隋说着,又忍不住要低下头去抠裤缝,“就是你,总是说我……”


宫城:“声音好听?”


玉隋瞪过去:“你看你又说!”


玉隋:“你到底什么意思啊,老是耍流氓。”


宫城看着他,没说话,过了一会儿,突然就笑起来,他的耳鸣在玉隋的声音响起时就消失了,头疼的状况也减轻不少。


“一般人不会听别人说他声音好听,就觉得是耍流氓的,小玉儿。”


闻言,玉隋倏地转身就要离开房间。


宫城起身下床,拖鞋都来不及穿,就去拉玉隋的手。


玉隋回身又瞪了宫城一眼。也是没办法,他行动迟缓,只有瞪眼这个动作能够及时表达自己愤怒的心情。


宫城偏偏就觉得他这个表情很可爱:“小玉儿,你生什么气?”


“因为你流氓。”


“放在我这儿就不叫流氓,叫雅痞。”


“……”玉隋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于是就只是瞪。


宫城又笑:“眼睛要瞪出来了。真有这么生气啊?”


空气一时静默下来。


因着身高差距,宫城还要微微垂眼才能直视玉隋的眼睛。与初见时一样,玉隋的头发还是过长,早上为了吃饭方便,在脑后扎成一小束,耳机还没来得及戴,脖子上干干净净,倒是第一次看到了他没绕着耳机线的样子。表情忿忿的,瞪了宫城一会儿,却忍不住要移开,漫无目的地朝周边四处瞟,再也不和近在咫尺的人对上眼。


两个大男人站在门边,又呆又傻。


玉隋转了转被宫城抓住的手腕:“你别拉着我。”


宫城却说:“上次你救了我的命,我是不是还没有给你酬谢?”


他上次是道谢,这次说的是酬谢,一字之差,内容却差很远,玉隋不想上他的套,就抢先拒绝说:“以身相许就算了!”


宫城噗嗤一笑,抬手揉了把玉隋的头发:“我想送你一辆车,价值两百万。”


“……”玉隋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磨牙,“那有什么区别!”


“你就说要不要。”


玉隋一把甩开宫城的手,破釜沉舟一般怒吼:“要!”


两百万的车,不要白不要,玉隋可不是什么高风亮节的无名英雄,而且宫城自己说要送,他左想右想,其实都不太想拒绝。不过玉隋也知道,收下这车的还有另一层含义。


于是他补充一句:“我只是给你一个,机会。”


到这时,宫城的头疼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他看着玉隋又低下了头去凝视地板,露出第不知多少个笑容:“出现在我面前的机会,还从没有能溜走的。”


 


作为偌大一个集团的总裁,宫城的时间本来是很宝贵的。每日需要处理的文件堆积如山,大大小小的会议接二连三,更不用提那些数都数不过来的交际饭局。他曾经连轴转工作了78小时,期间没闭过眼,只为争取下一块地皮。


非人般超高强度的工作,让宫城的生活犹如一首激昂的电子摇滚,一时的热血沸腾,长久的混乱疯狂。他开始向往安静和平缓,于是萌生了投海自杀的念头,也就真的去投了海。事后回想,觉得这样的行为毫无意义,但当时如果没有玉隋,肯定也就那么死了。


世界上有抑郁症的人很多,可宫城遇到的就是玉隋,没什么道理可讲。


在玉家没多逗留,把车钥匙交了出去便功成身退,取了车直奔公司大厦。途中把手机开了机,不一会儿就收到了小方秘书的电话。


要说小方秘书也是可怜,名校毕业高材生,还在G市的大公司当过两年的总助,到了CM之后,就在宫城手下任劳任怨做牛做马。宫城的工作能力没得挑,唯独一个臭脾气没人受得了,小方秘书了解内情,也能理解,忍着忍着也就习惯了,反正宫总的脾气也不是冲着他去。唯有一件事很难忍,就是工作强度太大,一忙起来只恨自己不是哪吒,没有三头六臂。


宫城心情不稳的时候爱翘班,以前只是回家睡觉休息,昨天不知为何,居然没有回家,手机也关了机,有那么一瞬间,小方秘书也升起过宫总是不是被人绑架了的念头,虽然这个想法下一秒就被他否决了。


宫城开着车达到公司地下停车场,小方秘书已经带着两个特助等在高层专用电梯门前,见人过来,便把准备好的东西一一递上去。乘电梯从地下停车场到二十楼大会议室,中间需要几分钟,这段时间里,宫城迅速换了一身西装,戴好了手表和袖扣,用漱口水涮了嘴,整理好了发型,电梯门打开,宫城率先踏出来,一面向大会议室走一面系领带,最后推开会议室大门的一瞬间,小方秘书眼疾手快地把领带夹给宫总夹了上去。


CM的大会议室能同时容纳一百人,这一次没有坐满,与会人数也有四五十,宫城一进来,便受到了所有人的注目礼。他礼节性点头,极浅淡的微笑在脸上转瞬即逝,从容地走到正前的空位上,示意会议可以开始。


左近处是一位项目主管,三十多岁,戴着金属框眼镜,面相很严肃,翻开手上的文件便开始宣读:“这次会议主要是关于滨海别墅的动工事宜,项目负责组上交上来的计划书已经发给大家了,有什么意见和建议,请尽快提出来。宫总,您有什么想法?”


宫城没有马上说话,而是低头快速翻阅面前的文件,其他人也在这时低下了头看文件内容,会议室里顿时响起一片纸张翻动的沙沙声。


大体上CM的会议都是相同的流程,时间则要看具体情况了,有时几个经理意见不一致,打起嘴仗来能耗费大半天。海滨别墅,也就是玉隋家不远处那片滨海地皮上要建起的项目,是CM目前一个比较大的工程,宫城亲自负责,周期比起其他项目缩短了不少,但是需要调整的细节依旧不少。


一场会议开了三个小时,宫城说话说得口干舌燥,刚开始出声的项目主管连眼镜都摘了,右手边一位女经理甚至热得发了汗。


突然,宫城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开始震动,引来众人的目光。他一看,是玉隋发来的微信语音。


玉隋:“差点忘了,你上次穿走了,我的睡衣,还没还呢。”


宫城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在突然安静下来的会议室中格外突兀,他不方便回语音,于是飞快打字回复道:“我告诉我妹妹说那件睡衣是买的,她信了。”


玉隋又发了句话过来:“那你是不打算,还给我了?”


宫城:“那下次我把我原来的睡衣还给你。”


一会儿后,玉隋发来的语音还有些长,前头一段怎么也听不见,宫城便放大了音量,结果不小心按成外放,只听得玉隋软绵绵慢吞吞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办公室——“臭流氓!”




#好不容易帅了一把的宫总……#

评论

热度(61)

  1. itriaT_theresa 转载了此文字
    产的我几乎都吃,哭唧唧地吃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