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ria

微博:weibo.com/u/3542576182

[也许OOC/大瓶小邪]my naivete肆(旧文混更新

前文请移步不老歌http://bulaoge.net/?itriangle

JEEP车从左边超了过去,看到车里副驾驶座的人的面孔,吴邪不禁紧了一下身子,车上的人目不斜视,JEEP就这样驶远了。


“那,那是你哥?”老痒瞟了吴邪一眼,立即看懂了他的表情。“抱,抱歉啊老吴,我只能开到西安附近,明,明晚上就得到家,不然我妈————”


“没事,谢谢你顺路捎我————”


那辆JEEP在西安一个加油站停了下来,他们的车跟在后面加油,吴邪塞给老痒一个定位器,老痒装作要去便利店就走过去了。


车上的人没有下来,老痒的车不是贴膜的,吴邪压低身子期盼他们不会看过来。


没想到会这么巧遇见,他本来想着是到塔木托再说也不迟,毕竟那条信息他也只告诉老痒了一部分而已,他知道到了那下来怎么走,只是他的年龄一个人实在是。。


如果不能在到达无人区之前搭上他们的车,大概只会被带到公*局吧。


等到JEEP开出了视线他才从老痒的车上下来,然后挤上了充满汽油味、汗味混合成的怪味的小巴车上,有追踪器一切OK,然后他们几乎同时到西宁。


其实他还没想好怎么跟小哥摊牌,意外就发生了。


从小卖部出来,他抱着一袋子压缩饼干和罐头,手上拿着从电脑上抄下来的装备清单想看看下来去买什么,没注意看路,就撞上了一个人。


是个混混,然后就被围了起来。


第一拳冲他脸砸下来的时候他脑子里想的竟然是幸好只带了几百块钱出来,不然银行卡要是被拿走了就真的瞎了。


然而痛觉却没有如期而至。


他小心的睁开眼,却猛的看向把混混们都打趴下的人。


没想到世界这么小。


他不是没看过他穿连帽衫的样子,他并不常穿,印象里他经常出差,一去就几个月,打声招呼就走,然后悄无声息的回来,好几次梦里醒了,就看见他洗完澡往被子里钻,也没多想。


也有几次回来伤着了,最严重一次是肋骨骨折,自己站在床上拎着他的领子冲他大吼你怎么搞得,只换来轻描淡写的一句出了车祸,再问就不说话了。


好一个出车祸。


一直把他当傻子养,回味过来不对劲也是这几年,想来也是,自己家几代都是混黑的,他们一个圈子的,怎么可能。。。


都怪自己太天真。


吴邪感受到对面眼神,抬眼看他,突然浑身一抖像是回过神来了撒腿就跑。


边跑着他还想,小哥刚才。。不会是生气了吧。


他跑了几条街才在一条小巷的墙根下蹲下来。


胸腔里心脏跳地快的都要蹦出来了,他抹了一把脸。


“吴邪”


他猛的抬起头,然后就像傻逼一样蹲在那盯着对面的人愣住了。


那个人叹了口气,把他拉了起来,他起来的时候也不知是被黄土味呛到还是怎的,一手撑在腿上一手捂着嘴咳个不停,压缩饼干掉了一地。


那个人迟疑了一下,半晌还是抬起手,抚上了他的头顶。


评论

热度(7)